您现在的位置:中航科工股票, > 社会 > 漂洋过海的“健康包”,暖了游子的心(疫情下的学子人生(4))

漂洋过海的“健康包”,暖了游子的心(疫情下的学子人生(4))

2020-04-16 12:11

  德国萨尔学联成员在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馆领取“健康包”。

 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学联成员正在统计申领“健康包”的学生名单。

  留学德国的郭杰洋兴奋地展示本身领到的“健康包”。

  “就像家人给自家孩子发糖,而别人家的孩子没有一样自豪。”英国爱丁堡龙比亚大学留学生笛箫骄傲地说。几天前,当她在街头收到向中国学子派发的“健康包”时,引来了不少英国当地民众的好奇围不雅观,她将这一幕记录下来并在社交网站上分享,很快便成为了热门话题。

  连日来,越来越多的海外学子收到了来自祖国的“健康包”。防疫物资逐步到位不仅解了学子的燃眉之急,更给了学子在海外战疫的底气——无论走到哪里,祖国永远在你身边。

  

  祖国的牵挂跨越山海

  德国本地时间4月2日,萨尔州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收到了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馆发放的300份“健康包”,这些物资带着祖国的牵挂,在前一日刚刚运抵德国。

  在统计完申领信息、给每一个包裹都贴上了“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”的暖心纸条后,4月4日,“健康包”被分发给了萨尔州4所学校内的中国留学生,每份“健康包”包括两个KN95口罩、20个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、一本新冠肺炎防疫手册和少量消毒湿巾。

  “准备‘健康包’的过程中,花费了不少学生的心血。我们开车去法兰克福领回物资,学联成员再连夜统计领取信息,最短时间内完成物资配送发放。”萨尔学联负责人刘杨对本报记者说。“疫情期间出门的确要冒必然风险,但大家仍旧非常乐意来资助,为的就是让这份来自祖国的‘健康包’尽快送到每名中国学生手上。”

  与此同时,在德国萨克森—安哈尔特州,哈勒市的不少中国学子骄傲地“晒”出了收到的“健康包”,只见在每一份包裹封面上,都印着“祖国永远在你身边”的话语,这简简单单的8个字,温暖了学子心窝。

  “来领取‘健康包’的路上,我没找到其它词汇来形容本身的表情,唯有‘感谢’二字。我真的为本身是中国人而自豪!”正在德国哈勒留学的郭杰洋说。

  在英国伦敦,发放给学子的“健康包”同样在外包装上写着“祖国永远在你身边”的话语。就读于帝国理工大学的任敏(化名)在从使领馆工作人员手中接过“健康包”时,一个多月来惴惴不安的心像是一下子落了地。“突然觉得,慌什么呢?你看,祖国就在背后。”任敏说。

  更多“健康包”正在路上

  在4月13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,中国民用航空局运输司二级巡视员靳军号介绍,第一批500余吨、约50万份“健康包”物资将于4月15日前全部运送至意大利、韩国、日本、法国、德国、美国、英国、俄罗斯等20个国家的59个我驻外使领馆,之后再由使领馆分发给本地留学生。目前,民航局与外交部密切配合,正在抓紧制定第二批“健康包”物资的运输方案,拟于近期启动。

  发放“健康包”的过程,刘杨与学联其他成员也花了不少心思。“德国目前不允许大众聚集,我们在市内一共设置了10个领取点,部署10名志愿者全部分散开,学生可以选择本身临近的地点领取。时间上是根据10分钟内只能有一名学生领取来部署,这样可以制止人员聚集,学生能够安详有序地领取到物资。”

  在澳大利亚,墨大学联正在协助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统计申领“健康包”的学生。据墨大学联负责人谭懿介绍,截至目前,初步统计的申领学生已有近5000人,与此同时,学联成功地与墨尔本本地的一个志愿团队取得联系,对方愿意免费为中国留学生配送“健康包”。

  “学联成员非常团结。不少成员承担了统计信息、联系配送的工作,这一周基本是通宵达旦的状态。大家有一个共同心愿,就是想为战疫出一份力。”谭懿对本报记者说。

  学子间相助传递温暖

  物资发放过程中,学子有一个细节让人感动不已。哈勒学联负责人唐彬告诉记者,有的同学在登记领取物资之后,收到了家人从国内寄来的口罩,便主动暗示要让出“健康包”名额,留给更需要的同学。

  “不少同学在第一批登记的时候选择不登记,目的是希望让没有口罩的同学先领。但通过私聊我们了解到,其实这些同学本身的口罩也并没有太多富裕,只不外是勉强维持,但他们还是希望能先让一个口罩都没有的同学领到物资。”唐彬说。几个口罩,成为了海外学子之间守望相助朴素却深刻的生动诠释。

  有的学生防疫物资非常缺乏,但之前却因故错过了“健康包”的登记,哈勒学联成员在得知情况后,立刻把本身的防疫物资匀了一份出去,而获知消息的其他同学也踊跃相助。像这样的例子,在海外“健康包”的发放过程中触目皆是。

  “在他乡的学子之间的感情就像亲人一般,遇到困难相互拉一把义不容辞。离家万里,同胞之间的这种互帮互助,也让留学生涯增添了不少温暖。”一名不肯具名的在德学子对记者说,他正是唐彬所说没有第一批登记领取“健康包”的学生之一。“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。祖国这么远寄来的防疫物资很珍贵,口罩我还有几个,就先让更需要的同学领吧。”

(责编:杨光宇、曹昆)